焚琴煮鹤君

窗含梅岭千秋雪,门泊金陵万里船 b站:http://space.bilibili.com/21730421

【树洞慎入】《梁史·三百一十九》读后感

应该要艾特作者@陆涂 ,虽然ta不一定要/需要看到~(打扰见谅~若有不当立删)

算不上文评,恐怕也算不上是推文,纯粹是想嚎叫抒发一下~

(已看过原文下方评论和作者的说明,本po下不接受与此文本身内容无关的评论蟹蟹~)


先来一发ppt体裁的真·读后感:

  • 绝壁超越了普通意义上的BE,已经不能用刀/核弹/氢弹来形容,必须单列一类

  • 看完想退圈<-放荡不羁虐点低

  • 看完想出家<-万念俱灰

  • 看完站庭苏<-此处剧透?

  • 看完原剧变HE

  • 心情特别好的时候可以看【可以不受影响【才怪

  • 心情特别差的时候可以看【和听悲伤的音乐是一个道理【若有不适请立即就医

  • 小朋友不要看


接上面最后一点——我还是个宝宝,为啥我要点进来???

打了一段忒严肃的探讨,想想还是都删了(其实也因为严肃的探讨不好写哈哈)。

站在靖苏坑底,原剧的结局已是大刀片,来到同人文的新世界,本不需背负太多沉重的思索。

假若梅长苏北境归来,当如何?

琰帝梅后太平盛世,或是携手江湖怡然忘忧,都好。

不过,“不需”不代表“不可以/担不起”。只因这一点,有幸读到这篇独特的文字。

把评论扫过一遍,控诉它OOC的读者实在不少。某种意义上,此文中的靖苏确实与原剧中的两人有所不同,因为他们所处的家国背景,这个(架空的)萧梁,究竟是多么积弊难除、摇摇欲坠,在原剧中并没有十足的限定。如果愿意接受这样一个烂摊子设定,又愿意顺着苍凉的青史思考下去——作为主君,要如何来面对一个掌控着军队与朝堂、还身兼江湖宗主的侯爷?一场卿卿我我,一句“景琰是不会变的”,是不是就足以化解一切?此文剧情与人物的发展固然极不寻常,却绝不失为情理之中。至少,不失为千百个平行的落幕之一。

前面说到,用刀/核弹/氢弹都不足以形容这篇文,如果要用攻击性的武器来作比,私以为应该是《三体》中的维度打击(并没有看过三体哈哈)。并且,此文带来的打击不是从高维降到低维,恰恰相反,它迫使了读者(我)不得不从超越一般同人、甚至超越原作的维度去加以解读,而这样的拓展,当然不轻松。纵然唏嘘,纵然嗟叹,却仍能从这个更为萧瑟的萧梁、这对更为纠葛的靖苏中,窥出与原剧各有千秋、又隐约一脉相承的厚重沉郁来。

青史,本是血写成。而所谓清平盛世,又岂是一人能为?

需要说明的是,这篇文中,虽有帝王家宿命轮回的意味在,但做了皇帝的萧景琰,并不是简单重复了萧选的老路。他与清平侯(此号甚美T_T)梅长苏/苏哲之间的由爱生恨,恨得阴暗可怖,而至死不休的纠缠,也贯穿了这位“杀伐而治”的帝王的一生,直至垂暮。

由爱生恨,大概,还是有一点——爱,在?

(也就是说我强行看出了糖渣???一定是精分了手动再见)

总之,幸逢此文,感谢作者的认真。

(好了我去出家了再见)

评论(71)

热度(2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