焚琴煮鹤君

窗含梅岭千秋雪,门泊金陵万里船 b站:http://space.bilibili.com/21730421

[六]【靖苏/花千骨AU】琰即正义

全文蛇精病预警!看,节操在天上飞!

—-

(六)蜉蝣的逆袭


穿过层云叠嶂,长留山门,已近在眼前。从金陵城而来的这一程路,并不陌生。虽然如此,脚下生风的剑柄,仿佛比自己还要归心似箭,不由让萧景琰大为疑惑。记忆中的自己,绝对飞不了这么快。

……这样精湛的御剑术,到底是谁教出来的?

“苟日新,日日新,又日新。既然知道有不足,怎么能不求精进呢?”

……这么好听的声音,是谁的?

不知为何,指尖的一点痛,居然连带得脑袋中也隐隐作痛起来。依稀记得,在某堂无聊的理论课上,师尊曾经教过,若是设印之人仙功受损,则封印的力量也会大为消退……

“……因为我就想操这份闲心,可以了吧?”

剑柄上的萧景琰,突然一个趔趄。颅内炸裂的痛觉,比不过心间。

长苏……长苏……

绝情池水……

他当然掉了下去,就在这个最需要全速前进的时候。坠落中,从指尖猛然迸发出的蛮力,“轰”地一声,大概是击打在了山石上罢,他已无暇顾及。恍惚间,耳边悠悠传来那个久违的、心心念念的声音:

“景琰,别怕。”

天啦,摔死我吧。

不,现在还不行……舍不得死……

“萧景琰,我已经喜欢上你了。”

来而不往,非礼也。

—-


“何人造次?!”

长留山脚下毕竟也是仙界,摔是摔不死的。萧景琰揉着屁股,爬了起来,打量了一下自己所造成的山体崩塌,以及被引出来的几个仙徒。

啊,早知道这么厉害,就直接打在绝情池上了……

那几个同门仙徒还算是有些年资的,见了他,个个都愕然:“景……景琰师伯?您怎么回来了?现在山上正乱作一团,恐怕尊上和摩严师公都……”

萧景琰摆摆手:“我就是来添乱的。再说,你们现在也不用叫我师伯,我不过是梁国来的一介凡人,因为闲得无聊,炸了你们的石头玩玩。愣着干嘛?快,押我去仙牢。”

—-


讲真,仙牢也不是想进就能进的。虽然领导不在,门口的守卫,依然非常一丝不苟。萧景琰耐着性子,讲着道理:

“长留是名门正派,要心系苍生,普济天下。我身患重疾,我的大夫在里面,我是来看病的。”

为这种诉求上山的凡人,确实不少。不过,一般不会找到仙牢里去。而且,听说这人还是位师伯前辈,那两个小兵不由有些好奇:“看什么病?”

“相思病。”萧景琰理直气壮。

“……”不愧是师伯,好老的套路啊。

“你们让他进去吧。”

三个人转过脸来,说话的,是紫薰上仙。

那两个小兵躬身行礼:“前辈,如今尊上和摩严师公都在闭关,晚辈们不敢自作主张。”

“那,你们知道他们俩为什么偏偏在这个时候闭关么?”

见那两个小兵一脸茫然,夏紫薰瞟向萧景琰:“凡人有句话,叫做惹不起,躲得起。”说着,转向那两个小兵:“你们自己回去问问前辈们,什么样的力量才能够击碎长留山石,就会知道,我现在可是在维护世界和平。”

“多谢前辈。”萧景琰恭恭敬敬地一拜,心中突然有两分得意。

—-


仙牢虽有个仙字,毕竟也是牢房,还是很阴森昏暗的。在一片昏暗之间,一个很没有气质的大铁笼子里面,关着那个所谓的仙界重犯。那一袭单薄白衣的身影,形销骨立,虚弱地蜷坐在一角,眼神却是平静的。见了萧景琰,他眼中的惊疑只是一闪,随即不慌不忙地站起身来,缓步上前,端端正正地一拜:

“靖王殿下。”

“床单都滚过了,你还要叫我殿下?”萧景琰很委屈。“梅长苏,你太不厚道了。”

啊,这也太直接了吧。

“到底是谁不厚道啊!”梅长苏更委屈,眼中的泪水几乎要掉落下来:“第一次见面,你就撩我!萧景琰,你居心不良!”

……我也没想到能撩到啊。透过铁栏杆之间,萧景琰直视着他的双眼:“那不是撩,是表白。”

梅长苏转过脸。“骗人,你哪有表白过?”

萧景琰努力回想了一下,好像还真没有。啊,这不科学。所以现在赶紧补上:

“长苏,我喜欢你,和我在一起吧。”

“好。”

这么干脆就答应了,好开心啊,萧景琰心中春风荡漾:“来,再非礼我啊……”

隔着铁栏杆,亲是亲不到的。萧景琰便伸出手,轻轻将它们掰弯,从容地跨了进去。梅长苏怔怔望着他,一动不动。

洪荒之力,原来也可以这么温柔……

欺入唇间的深深一吻,却带着凶狠的味道。沉迷之间,脚上的绝情池水伤痕,加倍地灼烧起来,钻心蚀骨。梅长苏吃痛之下,指尖深陷在萧景琰肩头。萧景琰骤然惊觉,阴沉着脸,拉开他,坐了下来,不由分说地将他横抱在膝头。内力运起,手掌轻抚之处,什么伤痕,都复原如初。

女娲灵力,是用来治愈的。

“长苏,对不起,是我不好……我忘了……”萧景琰轻轻吻着他的额角。

“没事,景琰,不疼了。”梅长苏靠在他怀中,由泪光中绽出笑颜。

那一个笑容,真好看。萧景琰舍不得说话,只想这样多抱他一会儿。

原来这长留山,就连牢房里头,都很适合谈恋爱呢。

“长苏,跟我走吧。”

“好啊。”

萧景琰顿了一下。“你都不问去哪?”

梅长苏仰起脸笑着:“哪里都好。”

萧景琰握住他的手,很认真地问到:“和我在一起,从今往后,永远都要被正道穷追不舍,被天下视为公敌,你真的不介意么?”

正道?呵呵。“和你在一起,这点小事算什么。”

萧景琰笑了起来,将他紧紧拥住。

“长苏,你太狠心了……我自己都不知道,我好想你……你可知道,我还没等活到老,就已经明白,天下之大,芸芸众生,没有一个能比得上你……”

景琰,对不起……

在这个温暖的拥抱中,梅长苏只在他耳边低低说着:“那还用说。”

评论(12)

热度(6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