焚琴煮鹤君

窗含梅岭千秋雪,门泊金陵万里船 b站:http://space.bilibili.com/21730421

(一·下)【靖苏】【恋爱养成RPG】富贵宗主穷王爷

《一时双璧》副脑洞~苏-殊有丝分裂注意!默认【殊凰】~

新的开始

—-(OOC的分割线)


【一】游江湖少帅慕侠义 过廊州靖王遇美人(下)


“我叫你逃!我叫你逃!!”

为首的壮汉正对匍匐于地的一人拳打脚踢,忽然,两道身影从天而降,一剑便将他的拳头格开。周遭的同伙见状,齐刷刷拔出腰刀。围观的众人连声惊呼,纷纷退开数步。只见那一红一白的两个身形,步法娴熟,配合默契,剑锋所指游刃有余,却从不击人要害。举刀的大汉围了一圈,也无从下手,便愈发眼红气急。

“小殊当心!”萧景琰一声疾呼,以剑柄生生挡开一刀。

“……小爷我让他三分,他倒没眼力。”林殊咬着牙,以剑身重重击在来犯之敌的手腕上,大刀应声落地。那大汉脸色一白,捂着腕子,凑到头领身边:

“老大,这是江左盟的人么?”

那壮汉正憋红了脸,甩出一句:“管他是不是!给我打这不识相的!”

“是!”一干人应了,便又围了上去。


“打扰片刻。”

【战斗结束,“体力”-30,“名望”+10】

人群中忽然冒出这样一句来,简直摸不着头脑。说也奇怪,为首的壮汉闻声先收了刀,众人随后。林殊和萧景琰见状,便也停了手。萧景琰躬身去查看地上的伤者,那人却不肯抬脸,只伏在脚下磕个不住。林殊收了剑柄,仍保持着防卫的姿态,挡在二人身前。只见发话的是个文弱少年,布衣玉冠,身披白裘。看着像个小书生,却对眼前的刀光剑影见怪不怪一般,还笑眯眯的。

“……莫非这俩,是你们的人?”壮汉向那少年横了一眼。

“误会,误会,”答话轻柔,却定力十足,“这二位是我迎宾楼的客人,方才出门匆忙,未及结帐,在下不过是为此而来。”

林殊一听,似有所悟,便朝那少年多打量了几眼,嘴角扬起一丝笑来。萧景琰却红了脸,慌忙伸手去掏钱袋。那布衣少年觉察了他的这番动作,微微抬手作止,似也在眉梢泛上了笑。又听那壮汉扬声问到:“少宗主,兄弟几个今日来抓的,不是外人,是我双煞帮出逃的家奴。贵盟与我帮的私事,互不干涉,这可是早订下的规矩。怎么,少宗主要坏了这规矩不成?”

“岂敢,岂敢。”梅长苏垂着眉,浅浅一笑:“只因事在迎宾楼前,在下有提醒之责。二位客人一时兴起,要与双煞帮的兄弟们对练一番,我江左盟也无从阻拦。只不过,他们的身手,诸位已领教过了——便说这位白衣少侠,方才若是剑锋一偏,”他语意一凛,“落地的,恐怕就不止一把刀而已了,不是么?”

还捂着腕子的那名大汉皱眉一想,煞地面无血色。林殊撇着嘴,满意地点了点头,向梅长苏投去会心一笑。而萧景琰身后的那名可怜人,不知何时已悄悄隐入人群中,不见踪影了。对面的头领拿愤恨的目光在三人间来回打量着,向地面唾了一口:“撤!”


人群渐渐散去,梅长苏向二人端手一揖,便也转身离去了。林殊望着那道背影,张了张嘴,欲言又止。倒是萧景琰,握着手中的钱袋子,思前想后,唤出一声来:

“呃……掌柜的——”

林殊一时大为诧异,又好气又好笑地扯了他一把。梅长苏闻声转过身来,微微一笑,躬身一拜:

“二位少侠古道热肠,在下佩服。些许酒食,且作招待,不成敬意。后会有期。”

“后会有期!”

林殊稳稳一抱拳,却见萧景琰怔怔凝视着远去的身影,许久回不过神来。

“喂,呆牛,想什么呢?”

“这位公子,我以前见过的。”

“你见过,你在哪见过?”林殊一抬眉。

“遥映人间冰雪样,暗香幽浮曲临江……”萧景琰猛地转过脸来:“他、他就是梅长苏?”

林殊“嗞”了一声,缓缓点了点头:“还真是开窍了。”


【新增隐藏属性“长苏的好感”(自己不可见):5/100】

【未完待续】

评论(28)

热度(78)